菌壹

没啥

洋洋洒洒写了那么多对ER第一个24的感慨。初心只是想怼那个4点钟把我叫起来开Holter的阿姨而已。
而事实上我当时确实不知道怎么怼她,脑子完全当机,里面装满了库存里所有的污言秽语,虽然本人词汇量感人。事后却发现其实已经开过了。一方面有点埋冤昨日的上级没交代清楚,更多的终究还是有点懊恼自己为什么不再帮阿姨确认下。

见识少,幼稚的可笑,真是的。
3点多起来接车,结果还是个VIP。某些领导的亲戚真多呵呵哒。折腾完4点还跟师傅聊了会儿。啊师傅真是可爱死了。后来酝酿快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睡意。
你把我叫起来开Holter。
我的表情当时应该很精彩。
还是要总结起来。
抢救时的思路有点混乱,ER毕竟有点特殊性。具体表现在:1.在叫上级的事情上与护士产生了一些摩擦,睡觉前还是要确认上级的位置,问前人会被吃药的2.汇报病史时有错误,既往史与主诉的关系没描述清楚3.查阅患者相关资料时,未将与患者主诉有关的辅助检查结果及时汇报给上级,Everybody lies!相信系统记录的辅检。

感受是护士真心不会帮你,即使当时她手也许是空的。当然人手也不够。然后在被叫起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必须清醒了。我觉得可以考虑先接心监,问好主诉,稍作安抚,立即跑去叫上级,不然上级问你啥情况,真心丢脸。然后在上级过来的时间里推心电图机,问具体病史。
再果断一点。自信一点。有点魄力。

最重要的一点:练好家乡话

评论